<video id="v5prf"><strike id="v5prf"></strike></video>

<video id="v5prf"></video>
<th id="v5prf"><meter id="v5prf"><span id="v5prf"></span></meter></th>
<big id="v5prf"><thead id="v5prf"></thead></big>
<listing id="v5prf"></listing>

      <address id="v5prf"><sub id="v5prf"></sub></address>

        <span id="v5prf"></span><big id="v5prf"></big>

          <pre id="v5prf"><noframes id="v5prf"><rp id="v5prf"></rp>

          <track id="v5prf"></track>

          博納影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    京ICP備:1703086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1982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北京

          新聞中心

          新聞詳情

          林超賢:從魔鬼導演到“華語軍事片之王”的修行

          分類:
          博納新聞
          作者:
          本文發于香港電影公眾號(hkmovie)
          來源:
          2018/02/19 13:12
          評論:
          【摘要】:
          五年了,豆瓣終于出現了春節檔高于8分的電影-《紅海行動》。大量的爆破場面,刻不容緩的救援行動,銀幕上大尺度的血肉模糊,利落得不容任何煽情,林超賢正在打造的是華語電影史上的新高度,他在尋找自己生涯的制高點,然后朝著出最猛烈的一擊……??“修行就是在拍每一個電影的時候,你要重新去面對以前完全沒有的經驗,然后把自己想的東西完美得體現出來?!?在電影這趟修行之旅中,邁過險惡的拍攝環境,嘗試突破艱難的題材限
          五年了,豆瓣終于出現了春節檔高于8分的電影-《紅海行動》。 大量的爆破場面,刻不容緩的救援行動,銀幕上大尺度的血肉模糊,利落得不容任何煽情,林超賢正在打造的是華語電影史上的新高度,他在尋找自己生涯的制高點,然后朝著出最猛烈的一擊……
           
           
          “修行就是在拍每一個電影的時候,你要重新去面對以前完全沒有的經驗,然后把自己想的東西完美得體現出來?!?/div>
           
          在電影這趟修行之旅中,邁過險惡的拍攝環境,嘗試突破艱難的題材限制,修行到現在的林超賢,卻想對剛入行的自己說兩個字——老了。
           
           
          1984年,未滿20歲的林超賢趁著放暑假的間隙想要擁有一份自己的工作,他打開報紙,看到一則招聘信息,來到公司樓下后,他才知道原來那是一家電影公司。
           
          于是,他便開始了他生涯中第一份有關電影的工作,他的第一個任務就是去到林嶺東的《最佳拍檔之千里救差婆》劇組,隨后又加入了陳木勝的《天若有情》,杜琪峰的《八星報喜》等電影拍攝當中去,并且也有了機會真正去到片場中真槍實干,但是關于怎樣去拍一部好電影,他依然沒有靈感。
           
          直到80年代末期,他受聘于嘉禾電影公司后遇到了師傅陳嘉上,他才算開始真正的愛上了電影,并在1998年以一部《野獸刑警》拿下了第1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的桂冠,隨即開始了專屬于自己的創作之旅。
           
          從《江湖告急》、《千機變》到《證人》、《線人》,再到16年創下國慶檔票房黑馬的《湄公河行動》和近期的《紅海行動》,林超賢用了33年的時間,逐漸成為商業類型片中的佼佼者。
           
           
          他的作品叫好又叫座,不僅讓動作片影迷為之著迷,也受到了市場的認可,與他合作過的男明星紛紛加冕影帝,進而成為票房保證,后來受過他指教的演員因其要求嚴厲而對他又愛又恨,稱呼他為“魔鬼導演”。
           
          電影質量高,演員演技硬,導演功力越發純熟的林超賢經過多年的努力和修煉,在國內最賣座的商業導演名單里,他的位置越發吃重,如今的林超賢導演已然成全了自己,成為了獨具魅力的類型大導演。
           
          在大眾眼中已經功成名就的林超賢每每談及自己的電影之路,只以一句,這不過是一場修行罷了。輕描淡寫,值得細細玩味。
           
          “修行就是在拍每一個電影的時候,你要重新去面對以前完全沒有的經驗,然后把自己想的東西完美得體現出來?!痹陔娪斑@趟修行之旅中,一路披襟斬棘,屢次邁過險惡的拍攝環境,不斷在嘗試突破艱難的題材限制,修行到現在的林超賢,卻想對剛入行的自己說兩個字——老了。
           
          不妨把每一次拍攝當作修行
           
          2016年,一部《湄公河行動》真正將林超賢三個字推向大眾,這位平時秉持著低曝光率的香港導演,跳脫出了他固守的港產動作領域,挑戰起了大陸主旋律的拍攝任務,《湄公河行動》不僅以11.83億的票房成績稱霸同年國慶檔,還在豆瓣、時光網等評分網站奪下了不低于8.0的高分,林超賢導演也成為了少數北上導演中,真正做到“接地氣”的一位。
           
          在我們感慨新一代的電影作品之中缺乏男性魅力之時,林超賢成功將這塊缺失彌補,對男性魅力不遺余力的展現是他的作品之中最為人稱道的林氏美學之一。
           
          早前拍動作片大多數都集中在香港,有許多題材對于林超賢個人來說是有局限性的,劇本再出挑也不過是發生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而到了后期北上,有機會接觸到像《逆戰》、《湄公河行動》這樣的故事,就有了令他的創作格局走出香港這個地域的機會,他電影之路的拓寬從鏡頭能夠來到約旦、泰國、馬來西亞等地取景開始。
           
           
          路越走越寬,也就意味著,機會與危險并存,因為在此之前的林超賢沒有任何的拍攝經驗可以參考,無論是技術上還是場面上,對于林超賢而言都必須去面對一種新的挑戰。
           
          在拍攝《逆戰》時,劇組在約旦呆了三個禮拜,一共拍攝了11天,再到《湄公河行動》,這個拍攝系統完全上升到另外一個維度,許多困難也隨之涌現出來,即使是對于導演經驗相當豐富的林超賢而言,這也需要他從新去學習如何去掌控全局,而新作《紅海行動》則是一個更為枯燥的拍攝過程。
           
          最難的是如何用動作電影的娛樂性與主旋律電影的澎湃完美融合,這是林超賢導交出來的最精彩答案,他做到了許多人認為香港導演做不到的事情。
           
          因為過去在香港拍電影,并沒有“主旋律”一說,而拍攝《湄公河行動》則需要將國家向的意識融合進去,讓觀眾去接受這個信息,“任何一部電影都有它的信息,只不過我們這種電影的信息是有一種國家的層面在里面?!边@是林超賢導演的理解。
           
          對一個商業導演來說,“主旋律”是其次,能否被這個故事內核打動才是最重要的,《湄公河行動》有別于傳統主旋律的作品,正是在于它所注重的是傳達人文情懷,而非硬將信息塞給觀眾。
           
          在《湄公河行動》中有一場“娃娃兵”的戲份最是令觀眾膽戰心驚,這可能是中國影史上尺度最大的場面之一。鏡頭下本應是天真無邪的孩童手中卻轉弄著手槍,為了能夠將這一幕最終呈現給觀眾,林超賢毅然站在了審查邊緣。
           
           
          “我們現在看到的毒品對我們的破壞,都是以往影視作品中看到的那些,但是我們遠遠看不到在泰國拿下毒品的破壞已經滲入到了一個層面,這些孩子讓我們看到其實毒品不只是成年人在受害,孩童們也不能幸免,我們拍攝《湄公河行動》不僅僅是為了還原那樁慘案,不單單只是為了緬懷失去的那13個中國同胞,其實還有更多受害者等著被營救。觀眾可以通過娃娃兵多一個維度去了解當下毒品侵入的惡劣性?!?/div>
           
          飾演“娃娃兵”的孩子都是柬埔寨的臨時演員,需要通過大量的資料輔助來引導孩子們還原“娃娃兵”的形象,這些拍攝經驗對于林超賢而言都是前所未有的。
           
          在陌生的環境下拍攝,所有意外都隨時可能發生,拍攝《湄公河行動》時,林超賢就曾被一只毒性劇烈的蜈蚣咬傷?!爱敃r我們在拍的那場戲的地方距離醫院有一段距離,沒想到那個蜈蚣的毒氣那么厲害,它把我整個腿都麻痹了,毒氣十分鐘就已經從腳底板蔓延到臀部了?!?/div>
           
          《紅海行動》與《湄公河行動》在意識形態上是一脈相承的,香港導演鮮有能夠接觸到大陸軍事題材的機會,所以對于能夠接下這個任務,林超賢表現得異常興奮?!捌鋵嵨覀€人對于這種現代戰略的題材一直都是很追求的,這次的《紅海行動》對我來說,可以把我心里面一直夢想要做的那種極致的軍事背景的電影完全釋放了出來,所以這次我覺得在動作上的能量是很飽滿的,我嘗試著把它從好萊塢的作品《黑鷹墜落》的方向去完成?!?/div>
           
          林超賢導演將這次拍攝《紅海行動》比喻為“修行的一種極端”,《紅海行動》在撒哈拉沙漠取景,炙熱的高溫和干燥難耐的拍攝條件是之前從未遇到過的?!拔覀儾畈欢嘣谀抢锎税肽?,我也去過很多地方拍戲,但這一次真的令我很想回家,所有的條件,包括吃住生活上都非常落后,每天在40多度的環境下拍攝,那里的野生蟲子也非常厲害,演員們也被叮得滿頭是包,很艱苦,真的很艱苦?!?/div>
           
           
          在香港做導演,你得什么都會
           
          成長為現在無所不能的林超賢導演,他最初在香港拍攝電影的經歷才是他一生中最珍貴的寶藏。
           
          “那時候一個劇組不到40人,你什么都要會做?!被貞浧?0年代的拍攝條件,林超賢總有些說不盡的回味,“獅子山下”的香港人精神在他們這一代人身上發揚光大。
           
          那時候在劇組沒有一個人是負責特定崗位,都需要隨時去協助,導演也不是獨立在系統之外的,只要一有好的點子就會號召全組人去開會商議。當看到國外優秀的作品時,就會想方設法來制造出類似的道具或者技術,木工、道具、武行、化妝,樣樣都需要精通,這種三十多人一個勁去完成一部影片的經驗,被香港電影人稱之為“土炮方法”。
           
          長久下來,整個劇組就如同親手足般親密無間,默契十足。
           
          80年代的香港電影影響著一代人,林超賢也不例外,對他而言,動作導演林嶺東是他在類型領域創作上的啟蒙。而談及師傅陳嘉上,他則渴望有朝一日能夠再與其一同創造一部作品。
           
          私底下,二人的交情依然如初,時常會約出來吃頓飯,討論討論電影,看看是否有機會再合作一把。
           
           
           
          當被問及什么是“香港味道”時,林超賢導演舉例了UFO電影公司(上世紀90年代,曾志偉、陳可辛聯合創立的電影公司,代表作有《金枝玉葉》、《記得香蕉成熟時……》等)。UFO所出品的電影都出發點都來自香港,將香港的背景或情況投入到作品中去,但是現在的很多港產電影,故事本身已經和香港這座城市沒有太多的聯系了。
           
          在林超賢看來,UFO的作品就是極富“港味”的,故事與香港人的生活息息相關,讓觀眾可以從電影里面既有娛樂的體驗,又能夠獲得與自己相關的信息,這樣的作品尤其是對于香港人尤為得親切,但是近年來,這類的電影作品少了許多。
           
          北上,并不是妥協。
           
          20年前拿下金像獎最佳導演,20年后開辟國產動作主旋律的新出路,這位來自香港的動作片導演,相較于其他同時期北上的電影人們,林超賢的“躥紅”期似乎長了許多,早在三四年前,他的出場并不能引起諸如王家衛、周星馳式那樣的全場尖叫。
           
          直至2008年,林超賢推出一系列“二字”命名的動作電影,《證人》、《線人》、《火龍》、《逆戰》。這其中,《證人》讓當時還處于二三線位置的張家輝一舉成為包括香港電影金像獎及臺灣電影金馬獎在內的七料影帝,而《線人》則是將“拼命三郎”謝霆鋒推向影帝寶座,成為第一位80后金像獎影帝。
           
          這一切的榮耀都歸功于林超賢導演。他也終于在這數年間,逐漸清晰自己的脈絡,專注于動作、槍戰類型,場面火爆之余,深化人物的內心動機,將以視覺場面見長的動作類型片提升至多元化感官刺激的故事體驗,打破了以往觀眾心目中去電影院看動作片只為求一時爽的單元化體驗,武戲的部分有收斂,文戲的部分有著力,二者在林超賢的調合下琴瑟和鳴,我們也終于有了能夠匹及好萊塢制作又不失人情冷暖的商業類型片。
           
           
           
          在最初北上的時間里,審查成為了電影創作者們最為頭疼的問題,林超賢導演卻樂觀得回應道:“每一個市場都有它的規矩或規范,譬如馬來西亞,所有有關“鬼”的東西都是被禁止的,再譬如在穆斯林國家,男女之間親密的行為也被禁止在影視作品內?!?/div>
           
          林超賢導演坦言“題材的限制”是他北上時遇到的最大困難,但隨著時代的進步,創作的廣度定能大于他的窄度?!氨热缯f我們在1997年,當我拍警匪片時,不能有“黑警”一說,當我們說到刑警時,是不可以有灰色的,但是我們現在所看到的警匪電影都是能夠有“灰色”在內的,這就是一個必經的過程?!?/div>
           
          每一段旅程都有其特定的含義,在整個香港電影工業萎靡的時期, 林超賢導演不否認也曾有想過要放棄當導演的念頭?!皥猿诌@兩個字每個人都可以說,任何一部電影都可以去傳達這個信息,但是我個人而言,從放棄再到堅持是不容易的。所以我現在的每一部電影里面,主人公基本上都是堅持的,雖然他們每一個人的結果都不一樣,都不見得全是完美的,但是我都從他們的生活中看到了自己:為了自己的目標一直在堅持,這就是我所有電影里面都能看到的?!?/div>
           
           
           
          林超賢將自己的情愫付諸于作品,于是,我們看到了從小小缺口里尋找希望的《激戰》,看到了一個重見光明、渾身充滿斗志的《破風》。
           
          2004年左右,林超賢導演面臨了空前的迷惘,他不知道該如何走到下一步,就在那時,他選擇了停下來,緩一緩。
           
          “我覺得那兩年停下來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有一個很好的空間去跟自己溝通,對自己多了解一點,然后再重新去思考,發現原來自己是可以有另外一面展現出來的?!?/div>
           
          在這兩年短暫的休息之后,我們迎來了獲得金像獎5次提名的作品《證人》,在此之后,林超賢導演也重新找到了一條適合自己的工作方式,他摒棄了以往團隊作戰的模式,將自己個人的堅持放至最大,他的作品里也逐漸呈現出類型電影的作者態度。
           
          經過了北上十多年的砥礪,林超賢終于摸索出一條適合自己的合拍道路來,他獨辟蹊徑,在動作類型片領域從一而終,事實上,他受吳宇森和林嶺東的影像很大,但又不似他們二人將“暴力美學”推崇至極,在林超賢的作品中,我們更加能夠確定他的作者意識,暴力之外,以“情” 制“動”。
           
          我的電影里,有我自己的故事。
           
          細心的觀眾不難發現,在林超賢導演的作品中,主角人物往往帶有某種強烈的偏執,《證人》里張家輝飾演的洪荊,為了愛妻沉重的醫療費,接下綁架案在香港街頭肆意為虐;《湄公河行動》中彭于晏飾演的方新武,因女友沾染毒品喪命,誓死緝拿毒販。而這些人物的執念也促成了林超賢作品中最為獨特的作者標志,在寫下這些構思時,林超賢導演說:“每一部電影都是與我背后的情緒有些關聯?!?/div>
           
          “從《證人》開始,張家輝那個角色的心態就被我投射了一些私人化的情緒在上面,再到《線人》中的張家輝與他太太的命運,也有一些我自己的影子。為了讓整部電影里能夠清晰得傳達某一種信息,我就必須有我自己的相信或是肯定在里頭,才能賦予電影生命。所以每部電影都是和我個人的一種情感有關?!?/div>
           
           
          “友情”一直以來都是林超賢創作的主要命題,他擅長捕捉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關系,“因為遇上了某個人而隨之發生了人生的變革,或者是因為一個人自己背景的改變,而讓人與人之間的感情隨之也發生了變化?!钡趧撟鞴适聲r,林超賢導演又希望可以有新的理念在里面,于是諸如《激戰》、《破風》這樣的運動題材引起了他的興趣。
           
          “拍《激戰》和《破風》講的也是人與人之間的關系,這些都是我在類型上的一些探索,尤其是《破風》中幾位主角的人物關系我就特別喜歡,反映的是人會被周邊所有的東西影響他們之間的友誼,我喜歡從這種現實里去挖掘那個沖擊?!?/div>
           
          因為林超賢是這樣,香港電影也是這樣,拿著一份執去突破去重塑去一步一步拼到今日的光輝歲月。
           
           
          如果有機會,我想拍一部愛情片
           
          向來以男性魅力為賣點、強調兄弟情義的林超賢作品中,鮮有刻畫男女情愫的橋段,在他的電影里,女性出場的幾率也非常低,許多觀眾不免理解為這是林超賢導演對于男女題材的主動排斥,對此,林超賢導演卻苦悶得喊冤道:“其實我很想拍,只是沒有投資人相信我能拍。如果有機會,希望可以拍攝一部帶有動作背景的愛情電影?!?/div>
           
          從影超過30年,林超賢導演卻始終堅持在導演的崗位,面對同輩北上的導演中,有的已經從導演轉為監制、制片人、合作導演等多面手,而林超賢導演卻拒絕這樣的嘗試,他認為“專注”才能抓住觀眾,做監制的前提是對對方足夠了解,如有機會,也希望去看看其他導演沉浸在自我世界的樣子。
           
          “其實我也有想過,但你必須去和合作的伙伴互相來了解后才能進行,拍一部電影需要時間,了解他人也需要時間,并不是說你把錢拿到位了,掛個名就草草了事了?!?/div>
           
           
           
          十多年里,林超賢導演所合作過的大陸劇組并不像媒體中所說的那樣“不認真”,甚至是讓他有了超越70年代香港劇組開工的感覺。不論是從每年電影的產量還是質量而言,林超賢認為中國電影都在朝著一個好的方向發展,他用“生機蓬勃”與“專業”來形容當下的中國電影人。
           
          香港回歸20年了,香港電影人也在北上的路上越戰越勇?!跋愀垭娪叭艘舱谝徊讲綄W習,與大陸電影人一起為中國電影做出貢獻?!?/div>
           
          回首第一次拿下金像獎,時間已經過去了近20年,年逾半百的林超賢導演還是會經常提醒自己不要懶惰,去擁抱所見所感的事物,從中發現價值、了解細節,每當沉浸下來認真挖掘時,還是會有新的發現。
           
          而這位電影苦行僧還在繼續挑戰著自己……

          博納業務

          聯系我們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三豐北里1號悠唐國際A座18層
          郵政編碼:100020
          電話:010-56310700
          郵箱:bonafilm@bonafilm.cn